站内搜索

当前位置->清华吉融新闻->饮水健康

缺水会导致哪些疾病

  你知道仅仅用水就可以治愈许多慢性疾病吗?也许,你长年患有关节炎、过敏症、高血压;也许,你正在经受哮喘、糖尿病或肠炎性疼痛的折磨。那么,请您来读一读《水是最好的药》这本书吧!美国著名医学博士F·巴特曼会告诉你:你没病,只是渴了!我们对身体外面的水了解得很多很多,但对身体内的水却知之甚少。如果我们了解了水在身体内的具体运行情况,我们就会恍然大悟,我们关于医疗保健的观念就会随之发生彻底的改变。我们会惊讶地发现许许多多疾病的病因仅仅是:身体缺水。然而,不可思议的是,人们往往会犯最基本的、灾难性的错误:当身体急需水时,我们却给它茶、咖啡、酒或用工业化方法生产的饮料,而不是纯净的天然水。不可否认,茶、咖啡和工业化生产的饮料不仅含有大量水,而且还含有一些对身体有益的物质;与此同时,我们也不能否认:茶、咖啡和工业饮料里含有大量脱水因子,这些脱水因子进入身体后,不仅让进入身体的水迅速排出,而且还会带走体内储备的水。这就是我们越喝茶和咖啡……就越想小便的原因。一方面我们的身体急需水,发出了口渴的呼唤;一方面我们用茶、咖啡和工业化饮料在糊弄口渴,并没有真正满足身体对水的急切需求。久而久之,我们就会麻木;久而久之,水的新陈代谢功能就会紊乱。新陈代谢功能一俟紊乱,身体的某些区域缺水,它发出的信号就不仅是口渴,而会表现出比“口干”多得多的症状:
   它们会让你的腰疼痛;它们会让你的颈椎疼痛;
   它们会让你的消化道溃疡;
   它们会让你的血压升高;它们会让你哮喘和过敏;
   它们甚至还让你患上胰岛素非依赖型糖尿病。
   ……多么可怕的结果,多么巨大的灾难!
   身体缺水不仅会发出口渴的信号,还会发出各种各样的患病信号。在《水是最好的药》中,巴特曼博士总结了自己几十年的研究成果。
F·巴特曼博士是亚力山大·佛莱明——盘尼西林发现者和诺贝尔奖得主——的学生,他将毕生精力致力于研究水的治疗作用。他不用药,仅用水,就治愈了3000多名患者。现在,《水是最好的药》已被翻译成16种语言,畅销全球,仅在美国就已印刷了35次。难怪有人将这本书与《圣经》相提并论。
   现在的医务人员不明白水在人体中的作用有多么重要。   药物可以缓解病情,却治不好人体的衰老性疾病。渴是身体对水的呼唤,这呼唤短促而有力、焦急而难耐,此时,倘若饮一杯清水,身体的呼唤就会停息,因为水满足了身体的需要,消除了人的焦躁不安。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,
   随着渴意的消失,人们对水的作用的认识似乎也到此为止。人们很少去思考如下问题:
   水为什么能解渴?水进入身体后是怎样运行的?
   水在身体内究竟起着怎样至关重要的作用?
   为什么身体缺水我们会感到渴?身体缺水还有没有其他的信号和表征?
   我们对身体外面的水了解得很多很多,但对身体内的水却知之甚少,如果我们了解了水在身体内的具体运行情况,我们就会恍然大悟,  我们关于医疗保健的观念就会随之发生彻底的改变,我们会惊讶地发现许许多多疾病的病因仅仅是:身体缺水。身体缺水造成了水代谢功能紊乱,生理紊乱最终又导致了诸多疾病的产生;而治疗这些疾病的方法简单得令你难以置信,那就是:喝足够多的水。
   基本认识水是生命之源。
   人类在火星上寻找生命的痕迹,首先寻找的就是水,有水才有生命。
   地球上的生命从咸水中诞生,在淡水中进化,在陆地上成长,不管其形态多么复杂,但水在任何生命体中所起的作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。人之所以能在陆地上成长,也是因为身体内有一整套完善的储水系统。这个系统在人体内储备了大量的水,约占体重的75%。正因如此,人才能在短时间内适应暂时的缺水。与此同时,人体内还有一个干旱管理机制,其主要功能是:在人体缺水时,严格分配体内储备的水。其运行原则是:让最重要的器官先得到足量的水以及由水输送的养分。在水的分配中,大脑处于绝对优先的地位。大脑占人体重量的1/50,却接收了全部血液循环的18%-20%,水的比例也与之相同。人体的干旱管理机制十分严格,分配水时,身体内的所有器官都会受到监控,严格按照预先确定的比例进行分配,任何器官都不能多占。身体的所有功能都直接受制于水量的大小,身体缺水时,干旱管理机制首先要保证重要器官,于是,别的器官的水分就会不足。这时,它们就会发出报警信号,表明某个局部缺水,这非常像一辆正在爬坡的汽车,如果冷却系统缺水,散热器就会冒热气。人体内的干旱管理机制发出局部缺水信号后,人立刻感到口渴;警报信号越强烈,口渴就越厉害;口渴越厉害,身体对水的需求就越急迫。然而,不可思议的是,人们往往会犯最基本的、灾难性的错误:当身体急需水时,我们却给它茶、咖啡、酒或用工业化方法生产的饮料,而不是纯净的天然水。不可否认,茶、咖啡和工业化生产的饮料不仅含有大量水,而且还含有一些对身体有益的物质;与此同时,我们也不能否认:茶、咖啡和工业饮料里含有大量脱水因子,这些脱水因子进入身体后,不仅让进入身体的水迅速排出,而且还会带走体内储备的水。这就是我们越喝茶和咖啡……就越想小便的原因。一方面我们的身体急需水,发出了口渴的呼唤;一方面我们用茶、咖啡和工业化饮料在糊弄口渴,并没有真正满足身体对水的急切需求。久而久之,我们就会麻木;久而久之,水的新陈代谢功能就会紊乱。新陈代谢功能一旦紊乱,身体的某些区域缺水,干旱管理机制发出的信号就不仅是口渴,而会表现出比“口干”多得多的症状:它们会让你的腰疼痛;
   它们会让你的颈椎疼痛;它们会让你的消化道溃疡;
   它们会让你的血压升高;
   它们会让你哮喘和过敏;它们甚至还让你患上胰岛素非依赖型糖尿病。
   ……
   多么可怕的结果,多么巨大的灾难!但原因却既简单又平常。所以,我常对一些病人说:“你没有生病,只是渴了。”每当这时,患者总是惊讶万分,半信半疑。其实,生活往往就是这样的,我们常常把简单的事物复杂化,复杂到连自己都懵懂的地步。身体缺水不仅会发出口渴的信号,还会发出各种各样的患病信号。此时,如果我们不仔细分析原因,一味地用化学药物让这些信号“闭嘴”,就会铸成大错。我从医多年,经常碰到这种情况:明明是身体缺水发出的信号,明明是身体出现了局部干旱,急需补充水,此时只要增补水就能解决问题,但人们却用化学药品对付这些缺水信号。当生病的所有条件都齐备了,人就真的病了。更不幸的是,这个错误还会持续,身体的病状逐渐发展,脱水症越来越复杂,用药越来越多,直到有一天——病人死了。这时,谁都说不清他究竟是病死的还是渴死的。需要改变的认知模式
   什么叫模式?怎么改变模式?模式是人们对事物的基本认识,并以此为基础演生出一种新知识。比如,以前人们认为地球是扁平的,后来发现地球是圆的。地球是圆的,这就是一种基本模式,地图的绘制、地球仪的设计、对太空星球的认知、星际旅行的轨道计算,都得依据这一基本模式。也就是说,扁平模式是不准确的。地球是个球体,这个观念才是正确的。有了这种认识,科学才能进步。在科学界,模式的改变是进步的基础。模式的改变和转换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在医学领域,即使一种新的认知模式意义重大,要想得到广泛认可却困难重重;即使社会望之若渴,人人期盼它结出硕果,采用它的难度也相当大。
   用药错误的根源人体是由25%的干物质(溶质)和75%的水(溶剂)构成的。据说,大脑组织的85%是水。化学有一套成熟的科学指标体系,也是一套包罗广泛的知识体系,我们用化学方法探讨人体的运转机制和体内溶质的结构时,当然会以化学知识为前提。
因此,我们会假定溶解结构是个反应调节器,调节着人体的所有功能。下面,我们就按照这个旧模式来研究一下人体,假定人体的水分仅仅是一种溶剂,一种填充空间的材料,一种运输工具。这种观念与用试管做化学实验没有什么不同,我们没有赋予溶剂别的功能。人类有了系统的知识后,通过教育一代代的传递承袭,我们的现代医学认识就源自这里。我们把溶质视为调节器,把水视为溶剂和体内的运输工具,仅此而已。今天,我们甚至还会把人体视为一支大“试管”,装满了各种不同性质的固体物质,水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“填充材料”。
在科学中,人们认为只有溶质(也就是溶于血液的物质,或血液携带的物质和血液中的血清)才能调节人体的各种活动,调节人体对水分(溶剂)的吸纳。人们普遍认为,人体能自动调节水分的配置。水无处不在,不花钱就能得到,身体决不会亏待自己,一缺水就会补足。
有了这样的错误认识,人们在进行应用医学研究时全都盯着一个方向:找到致病的“特殊”物质。因此,只要医生怀疑患者有什么异常或波动,在没有提出清晰、明确的治疗办法前,先用化验来查找病因。因此,除了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外,所有治疗方法都是为了减轻患者的症状,却治标不治本。一般来说,高血压是治不好的,一个人只要得了高血压,终生都得服药;哮喘病也是治不好的,一旦得了哮喘病,吸入剂就得形影不离;消化道溃疡是不能根治的,病人必须随时携带抗酸剂;过敏症是治不好的,必须依赖药物控制;关节炎是治不好的,病人迟早会成为跛子;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   由于对水有这样一种根本性的认识,人们普遍认为“口干”是身体缺水的表现,进而推断,只要“口不干”,就说明人体内水分充足,运行良好。从医学上讲,这是十分荒谬的,足以使人误入歧途。人们为治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,却找不到一劳永逸的防治办法。
   我曾经对3000多名消化道溃疡患者做过临床观察,只用水治病,并将结果公之于众。在整个医学界我第一个发现,这种“经典疾病”对水——做出了反应。从临床角度看,这种现象与饥渴症很相似。在同样的外部环境和临床条件下,水对别的“疾病”好像也起作用。大量研究证实了我的临床观察。人体内有一个完整的信号系统,能够发出复杂的缺水信号,每当缺水时就会自我调整。综合临床研究和文献查询,我认为,想要战胜“疾病”,就必须改变当今主导人体应用研究的模式。现行的临床医学显然是建立在错误的假设和不准确的前提上的。否则,人们怎能长期忽视或视而不见水代谢的紊乱问题?迄今为止,人们一直认为,“口干”是脱水的惟一信号。我刚才解释过,“口干”是身体极度脱水发出的最后信号。在发出“口干”信号前,脱水已经存在了,并且危及到身体健康。早期的研究者已经发现,即便身体其他部分相对脱水,为了咀嚼和吞咽食物,口腔也会分泌唾液。
   当然,只有长期、持续缺水才会引发慢性缺水症。缺水症和其他紊乱性疾病有相似之处,比如,缺少维生素C的人容易得败血症,缺少维生素B的人容易得脚气,缺少铁元素的人容易患贫血,缺少维生素D的人容易患佝偻,治疗这些疾病,最好的办法就是缺什么补什么。因此,只要我们明白慢性脱水症能引发什么并发症,预防与早期治疗就比较简单。
   虽然我的医学研究报告经过了同伴的审核,我在1987年国际癌症大会作嘉宾发言前,巴理·肯德勒博士就写信肯定了我在《导致疾病的慢性脱水症》一文中的科学观点(他的信附在第10页上)。你们会看到,我引用了一些参考文献,说明慢性脱水症是多种人体衰退性疾病的根源,巴理·肯德勒博士甚至查阅了我引用的重要参考文献。这些疾病的成因迄今尚不清楚。你要是翻阅医学教科书,就会读到上千页的空话,只要涉及人体主要疾病的原因,所有病例的结论都如出一辙:“病因不详。”
   尊敬的F·巴特曼博士:我有幸拜读了您的部分大作,您讲述了水的重要意义,谈到了慢性脱水症与病源学的关系,我仔细查阅了您引用的参考文献,尤其是刊登在《抗癌研究》(1987∶7∶971)和《简明医学科学》第1期的论文提到的文献。我发现,您引用的每份文献都很恰当,它们有力地支持了您的假说,即:从溶质模式改换到溶剂代谢模式是非常必要的。我的结论是:您的研究和观念具有革命性的意义。您提出的新观念若能被医学人士和公众接受,将对公众健康和医疗保健经济产生重大的、积极的影响。因此,我将竭力宣传您的重大发现。
   致
   诚挚敬意巴理·S·肯德勒博士
   曼哈顿学院
   生物学副教授纽约医学院
   营养学研究生院

设为首页 | 人才招聘 | 投诉与建议 | 联系我们

Copyringht@2009 Eternal Group,all Rights Resrved 辽ICP备11004414号-1